首页 文章详情

王飞跃:平衡智能与元宇宙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 | 15 2022-09-18 01:40 0 0 0
UniSMS (合一短信)

来源: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

 


元宇宙的实质就是“形而上”,其实际功能就是激发大家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所以,不是一千个人应有一千个元宇宙,而是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一千零一夜”之元宇宙梦。我的元宇宙梦就是为此类理念建立相应的科学与技术及其工程支撑体系,这就是我一直倡导的平行智能与平行系统。

本文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飞跃,文章来源于“湛庐文化”微信公众号。




关于元宇宙的:现象与本质


莎士比亚曾说:一千个读者眼中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元宇宙”,一千个人的头脑里,会有“一千零一夜”的元宇宙(Metaverse)之梦。


再结合马修·鲍尔关于元宇宙的文章,就会发现,在每一个元宇宙里至少有上亿个“哈姆雷特”,他们不停地在自问:是生活在元宇宙之中,还是消失在元宇宙之外?


Tobe or not to be(inthe Metaverse)?


自从2021年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宣布其公司更名为ftetaPlatforms之后,“元宇宙”一词顿时在全世界热了起来,引发人们的热烈讨论:


这是Trickor Treat(是“猪”都会飞的风口还是割“韭菜”的时机)?Hopeor Hype(是科技新希望还是商业新忽悠)?这些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到底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究竟意味着什么?


曾任亚马逊全球战略主管的马修·鲍尔应该是回答这些问题的最佳、最权威人士。他去年在Facebook改名之前发布的《元宇宙入门》,几乎是阅读量最高的“元宇宙”主题的文章,或许扎克伯格就是受此影响才决定变“脸”为“元”,自我革命,Allinfteta!


毫无疑问,正是马修·鲍尔的努力,才使元宇宙成为西方投资者、商界人士和政客追逐的新热点,并引发世界性热潮,成了令无数相关人士向往并希望可以借其通向新世界的“蓝海”。


因此,在“元宇宙入门”基础上完成的《元宇宙改变一切》,应该是每一位关注元宇宙人士的必读之物。


在本书中,马修·鲍尔以其一贯的风格,用翔实的素材、深入的分析,全面论述了元宇宙的现状和潜力,是目前关于这一“形而上”愿景之最“形而下”的权威著作。


在我看来,元宇宙的出现推动人类社会关注方式和信用机制的变革。而且,无论你我对其的态度是认可的“Tobe”还是否定的“Nottobe”,元宇宙都将改变一切。相信本书将有助于大家正确理解元宇宙,避免落入“黑”科技的“黑洞”,自然地融入科技发展之历史潮流,共同引导智能科技向善,推动人类社会向健康可持续的智慧社会发展。


特别令人赞赏的是,马修·鲍尔在本书中没有在众多的“哈姆雷特式”元宇宙问答或定义中选边站队,更没有对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元宇宙愿景及其实现进行预测或“算命”,只是力求客观地描述各路“元军”的努力、希望、意义,为大家进一步的畅想提供了良好的素材与空间。至于元宇宙为何能改变世界,或借用本书英文书名TheMetaverse:And How It Will RevolutionizeEverything提出的问题,依然是读者自己必须面对并回答的“哈姆雷特式”问题。


本书让我遗憾之处是没有对“元宇宙”一词的英文起源进行全面而客观的梳理,特别是没有对1981年弗诺·文奇(VernorVinge)的《真名实姓》(TrueNames)和1984年威廉·吉布森(WilliamGibson)的《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催生元宇宙的作用给予充分的阐述。实际上,没有吉布森在其1982年的处女作《全息玫瑰碎片》(BurningChrome)中提出的“赛博空间”(cyberspace)一词,并在《神经漫游者》中发扬光大,很难想象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NealStephenson)会在《雪崩》(SnowCrash)中提出“元宇宙”一词。


此外,马修·鲍尔还有意无意地忽略了1991年出版的《镜像世界》(MirrorWorlds)及其作者戴维·格勒尔特(DavidGelernter),以及众多和镜像世界有关的小说和影视作品。从时间上和技术上看,其实“镜像世界”才是当下人们谈论的元宇宙之真身。


无论如何,同马修·鲍尔一样,我坚信元宇宙将改变人类社会的一切,就像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是一场产业与社会革命,元宇宙、数字孪生和平行智能等将是从工业社会到智业社会这场革命的关键科技与产业支撑及基础设施。


这些技术就是“新IT”智能技术(IntelligentTechnology),是“旧IT”信息技术(InformationTechnology)和“老IT”工业技术(IndustrialTechnology)的升级和升华。


“老”“旧”“新”三种IT技术将融汇起来,开发我们面临的波普尔的“三个世界”:物理世界,以老IT工业技术为主;心理世界,以旧IT信息技术为主;人工世界,以新IT智能技术为主。


这一切的本质就是:通过虚实互动一体化的元宇宙等技术,人类社会将信用度(Trust)和关注力(Attention)等人工世界的理念,转化为可大批量生产并可大规模流通的新商品,就像工业革命是以利用纺织机将心理世界的“时尚”转化为实际的新商品为起点一样,使整个人工世界成为人类发展的新边疆和提高效益的新途径。


据此,元宇宙及其支撑和衍生科技必将改变一切。


关于元宇宙的:哲学与科技



哲学上,元宇宙ftetaverse之“元”就是形而上学ftetaphysics之“元”(fteta)。元宇宙的实质就是“形而上”,其实际功能就是激发大家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所以,不是一千个人应有一千个元宇宙,而是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一千零一夜”之元宇宙梦。


我的元宇宙梦就是为此类理念建立相应的科学与技术及其工程支撑体系,这就是我一直倡导的平行智能与平行系统。


借用我为中国青年科技工作者所撰的另一部元宇宙专著所写之序,在此就元宇宙之哲学和科技,谈谈自己的初步想法。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这本是中国古老的哲学思想,但今日的元宇宙之“fteta”,区块链之“DAO”,还有各种智能科技新IT之“器”般的理念与算法,从维纳的《控制论》(Cybernetics)到吉布森的赛博空间,从人工智能(AI)到深度学习(DL),从影子系统、数字孪生到平行智能,已将这一哲学思想转化为技术要求和工程系统,如图1和图2所示。


图1平行智能与元宇宙:迈向智慧社会的“真”(TRUE)与“道”(DAO)

资料来源:Fei-YueWang,Parallel Intelligence in Metaverses:Welcome to Hanoi!IEEEIntelligent Systems,Vol.37,No.1,pp.16-20,2022.

图2学科交叉与元宇宙:在多重元宇宙和交叉学科中实现“循环因果”和“小数据-大数据-深智能”智能科技新范式

资料来源:Fei-YueWang,The DAO to MetaControl for MetaSystems in Metaverses:The Systemof Parallel Control Systems for Knowledge Automation and ControlIntelligence in CPSS,IEEE/CAA Journal of AutomaticaSinica,Vol.9,No.11,pp.1899-1908,2022.


《圣经·新约·约翰福音》开篇第一句就是“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中国经典《道德经》第四十二章开首即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二者之合,恰好“形而上”地刻画出未来智能技术的必然流程:


●太初有道,元源太初,是催生控制论的“循环因果论”,将区块链之“道”与元宇宙之“元”,通过“真”与“道”的理念融合起来,变成技术,特别是机器学习等“形而下”的人工智能技术,为“真”的可信Trust、可靠Reliable、可用Useful、效益Effective/Efficient,以及“道”的层次和功能(分布/全中心、自动/自主、组织/行动),提出具体要求;

●道生一,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特定自然系统和问题;

●一生二,就是我们开始解决问题时必须面对的界限和“小数据”;

●二生三,就是我们的由经验、模型、“实验”(特别是“计算实验”)所产生的“大数据”;

●三生万物,就是通过智能方法从大数据中提炼出来的各种具有针对性的“深智能”;

●“小数据-大数据-深智能”这一流程尽归于“元”,在“元宇宙”中必然存在其对应物,从而实现虚实合一、平行互动。由此,必然走向基于ACP(A:人工社会;C:计算实验;P:平行执行)的平行智能方法,融机器人、区块链和智能科技为一体,变革生产资料、生产关系和生产力,进入人类社会发展的新阶段。


这一切的本质,就是试图把过去受个人认知能力的“密勒指数”(ftillerindices,5±2),以及社会认知容量的“邓巴圈”(150±50)之限而无法商品化的关注力和信用度转化为可批量化生产、可规模化流通的新型商品。这正是我们研究元宇宙的原因和动机。我们相信,如果正确的元宇宙模式成功,将革命性地变革经济商品的范畴。同时,也能够极大地扩展提高社会效益的途径,加速从工业时代到智业时代的进程。


20世纪80年代初,从利用蒙特·卡罗方法(ftonteCarlo method)和高斯随机场(GaussianRandomField)进行材料缺陷研究开始,我有幸在浙大走上了利用计算手段设计、分析、实验、验证物理系统的学术研究道路。20世纪90年代初,我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提出将模型作为数据产生器和可视化工具的“影子系统“方法,即今天的数字孪生思想。


21世纪初,在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尔“三个世界”理论的影响下,我在中国科学院提出“平行系统”及其平行智能,以及相应的ACP方法和CPSS(Cyber-Physical-SocialSystems)概念。我一直希望这些研究能够催生新的产业革命,促成智能企业和智能产品—从我们日常离不开的智能家居系统开始。为此,2000年在上海举办的第一届中国家电科技大会上,我做了“家用‘网器’及其互联互通与产业革命”的大会报告,提出互联网将导致“第四次产业革命”,即“工业4.0”,而OSGi将开启“第五次产业革命”,即“工业5.0”。同年,我与广东科龙电器集团、中国科学院和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合作,成立国际研发中心和创业公司,于2000年至2001年进行云计算和物联网相关科研和系统开发,有幸发表了平行、ACP和CPSS领域的开拓性文章。这些经历,让我对数字孪生和元宇宙等有了进一步的思考与认识,相信本书的出版将更深入地推动元宇宙智能科技的发展与应用。


元宇宙在赛博空间中孕育,在《镜像世界》一书中诞生,借小说《雪崩》成名。


我的希望是,通过平行智能,元宇宙进化到钱学森的“灵境”技术,最终构成“明境、临境、灵境”三位一体的智能科技体系,即三境智能:明察其境、身临其境、智汇灵境,成为不但更有“中国味”,也更加人性化,能更好地服务于人类的向善的新科技。■


good-icon 0
favorite-icon 0
收藏
回复数量: 0
    暂无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