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周小川:关于数字货币的几点问题及回应

区块链头条 | 118 2022-04-22 22:47 0 0 0
UniSMS (合一短信)

2022年4月15日-17日,以“行稳致远,金融助力高质量发展”为主题2022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



2022年是原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五道口)并入清华大学、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成立十周年,也是五道口办学四十一周年。4月16日上午,在论坛开幕式之际,举办了清华五道口校友发展论坛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成立十周年纪念大会。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论坛并围绕“关于数字货币的几点问题及回应”发表主旨演讲。



原文整理如下:

各位来宾,各位与会代表,大家早上好。首先,衷心祝贺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成立十周年。作为顶级学府,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希望我能讲一个学术专题,突出金融学院的研究特色。我也考虑了一下,听了大家提出的想法,今天跟大家交流一下有关数字货币的若干问题。讨论数字货币实际上分有两大互相交叉的领域,一个是偏重它的金融服务方面,包括具体的金融服务政策和市场主体的可接受性;另一个比较偏重于技术措施,这两个可能情况不太一样,所以我可能还是偏重前面的领域。


这个领域实际上已经做了很多讨论,有很多问题和概念都已经讨论了不少次,所以我想是不是挑出一些过去讨论不太多的,或者是大家可能有疑问的一些问题在今天跟大家讨论一下。


首先,我梳理了一下过去都讨论过哪些问题,有一个清单,这个单子上的共计35个问题已经讨论过,今天不再重点花时间讨论这些问题。


我也想说一下,我个人已经离开人民银行四年了,因此我做的这些讨论代表的是个人研究的观点和看法,不代表机构。数字货币是一个动态的议题,最开始提出的问题和后来提出的问题都是有一定差别的,特别是国际上看到的一些讨论,提出的问题有一些新的说法,我们想就这些问题做一些讨论。


1、如何区分和评估CBDC(央行数字货币)?如何区分央行数字货币作为货币的可行性和稳定性?


首先大家关心的是稳定性。周小川认为,稳定最好不要作为二选一来考虑,要么稳定、要么不稳定,实际上稳定性可能是一个连续指标,有一些币会非常稳定,接近于1,有一些不太稳定、或者不稳定,接近于0。要理解到发钞是一种负债,从央行资产负债表来讲,发行M0是央行的负债。


首先商业银行的货币或者说它账户里的资金具有相当高的稳定度,当然也不是100%的稳定。商业银行有的会出问题,有的会破产,破产的时候你的资金也可能会拿不出来,但是那也是个别的现象。另外,用稳定性衡量是怎么样去衡量?一种衡量是说我们找一个参照系去衡量,这个参照系比如说拿央行的纸币去做衡量,它是不是100%等价?这里涉及到央行货币本身也不见得是真正意义上的100%稳定,因为央行货币稳定不稳定还要看购买力。你也可以采取参照系用SDR、用美元、用大宗商品组合,所以实际上也存在着不同稳定的坐标系,也不见得拿本国央行的货币做坐标是最为合理的。


“货币稳定不稳定不是自称的,而是要看后面是什么东西支持。你说你有100%的准备金,是不是真的有?你放在谁那儿了,有没有人给你证明,有没有人审计过?一般来说这个币是在负债方,你到底有没有想用它?包括买国债也是,如果放到资产方运用的时候,资产方安全怎么样?流动性怎么样?出了错是否有透明度?这些都是需要回答的。”周小川表示。


2、如何理解中国央行所强调的数字货币e-CNY(数字人民币)是定位于M0。


首先,中国央行强调,研发数字货币是为了替代M0,这表明了它是想把应用的重点放在零售环节,也就是希望能够在零售环节得到应用,特别是借助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终端给大家提供更大的方便。


另外,央行作为一个很大的机构,也像商业银行一样,其内部任何业务都需要靠某一个部门去管理,管理M0是一个部门、管理M1是另外一个部门。研发的费用、试点的费用从哪儿出,都是有管理的。所以M0的定位也避免了大家打乱仗,工作就好进行了,这也是一个原因。


周小川称,目前数字人民币就是替代M0,这表明了它是想把应用的重点放在零售环节,也就是希望能够在零售环节得到应用,之所以没有考虑M1,是因为央行和金融体系中的M1运行还是比较正常的,提高的空间不大,并非商业银行的M1“不稳定”。相反,商业银行的M1具有高度接近中央银行货币的特征。


3、中国人民银行是否应该加快发行和更多地发行数字货币,尤其是跨境的数字货币。


周小川表示,他个人觉得,货币印多少可以自己决定,但是否能出去流通取决于应用,取决于人家是不是拿这个东西在用。


中央银行必须使得发行的货币真正在市场上,特别是在零售市场上有运用的需求。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讲,最后要看到老百姓愿意把这种货币放在钱包里面,今天用也行,明天用也行,收了钱(不管是纸质的还是数字的)并不着急送还给银行,这是一个考验,要着重考虑。


4、如何把握数字货币存在着多种方案、多种产品的竞争选优?


周小川认为,总的来说,我们要鼓励创新,鼓励新产品研发。研发之后也应该创造一定条件让它们试点。只有它们经过试点,有多种方案并且之间存在竞争,就会产生优胜劣汰。但是消失的过程中会不会造成社会问题?会不会有人受损?所以还是要非常小心。

总的来讲,数字货币有几个不同的赛道。一种是Token-based以代币为基础的赛道,另一种是account-based以账户为基础的赛道,像我说的支付指令为基础的也可以是一个赛道。实际上有的钱包里装的是Token(代币),有的钱包里面装的是现金,有的钱包是连着银行账户,有的钱包里装的支票,也可以有混合的钱包。数字货币发展到现在,钱包的概念用得比较多。真正不同的产品是在不同的赛道上竞争。


还有一个赛道就是消费信贷。消费的时候先打白条,等于给消费者发了一个货币。以消费信贷为基础的产品也是一个赛道,但是争议比较多,容易出问题,也有不少已经出问题的例子。在Token-Based的赛道上,其中比较热点的问题就是以区块链或者分布式账本技术为基础的赛道。


此外,从比赛竞争的标准来讲,重要的一点就是安全性。比如我们的二维码,早期的二维码里面藏着木马,容易变成诈骗的东西,后来在人民银行推动下大家对二维码进行了升级,所以现在看着还是不错的。但是个体的二维码、静态的二维码和动态的二维码又不一样,也有大科技公司说二维码终究不会寿命太长,也许再过若干年二维码就没了,因为安全性等级不高,所以有的公司就大力推动NFC,也就是近场通信,也有人主张推动蓝牙,总之各种各样。


另外一个安全性就是密码,我们知道很多过程都要加密,比如钱包里金额是需要加密的,支付给商户的过程是需要加密的,商户把信息上传完成交易的过程也是要加密的,所以有好几个加密环节,这些加密怎么加?也是一种竞争。互联网浏览器加密大家都知道,过去有64位、128位、256位加密,加密方法有很多。其中一个问题就是,究竟是用国产的加密方法,还是用外国的加密方法?这个考虑就是在极端情况下安全性情况会怎么样。这也是一个赛道。


总之,发展竞争是有很多不同的赛道,最需要警惕的就是创新者、BigTech、FinTech不要挪用客户资金。确实有一些人一开始设计系统就想挪用人家的钱,但是属于少数;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后来在运行过程中出了问题,出窟窿了,才不得不挪用客户的资金。我们也看到一些倒台的机构,其实初始的愿望还是不错的,但是后来挪用了客户资金,犯了非法集资类的罪名。


我们说在这种局面下要强调,过一段时间要有机构包括协会能承担这种责任,使得该升级换代的就升级换代,包括加密技术必须升级换代。如果大家要用国产密码,就必须用国产密码,要求达到互通性就必须达到互通性,这个需要有一些外力。


5、数字货币领域是否需要“标准先行”?


周小川认为不一定。他表示不可能事先决定由谁做标准,“先进的标准是制定不出来的”,没有人能够坐到办公室里面事先把这些问题全想明白,只有在实践中多方案并行,竞争选优,后来到一定阶段有些机构来增强这种通用性,才能强制性地或者是半强制性地推进互通性。


“有人说搞数字货币当前必须要立法先行,要有国际标准,这个愿望是好的,但是还在研发、创新过程中不可能把立法都搞那么清楚。”周小川表示。


他续指,第三方机构如果想创新,想做数字货币或参与支付系统,在不同程度上要向高标准靠拢,“不能耍小聪明”。“你说那些标准都太高了、成本太高了,我都躲避,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我作为科技公司不按你的标准来,但如果脱离了这些标准,可能稳定性就有问题,除了你自己的稳定性,对整个系统的稳定性也有影响。”


6、在当前地缘政治不稳定的情况下,数字货币会在SWIFT和CIPS中间起到何种作用。


“至少中国的e—CNY(数字人民币)设计是为了零售,为了百姓方便、商户方便,不是为了替代美元,所以既然不是按那个目标设计的,现在忽然给它派这方面的功能也不见得能撑得起来。”周小川在论坛”做开幕式演讲时表示:“当然我们不排除e—CNY未来可能有跨境支付的前景,但是我估计也是会注重于跨境零售的应用,不是轻易地当做军事武器来使用的。”


俄乌冲突以来,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的要求下,部分俄罗斯银行被剔除出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周小川在前述场合表示,SWIFT并不是一个跨境的国际支付系统,而是通讯组织。由于国际贸易在支付之前需要通过通讯解决很多贸易信息问题,包括合同、仓储到支付指令、保函等,而由于SWIFT的参与金融机构数量较大,自身信息加密方面做得较好,很多信息都是自动化处理,没有人为干预,因此在国际贸易上使用广泛。


“SWIFT不是不可替代,但是替代SWIFT要做很多事情,替代之前和过渡期间还有好多事可能会使贸易受到影响。”周小川表示,如果避开SWIFT另开一个渠道,可能要有过渡期,最开始这个新系统可能参加的主体太少,很多通讯解决不了就会影响贸易效率,例如有的贸易过去一个礼拜做成,现在两个月都没做成。另外可能安全上有顾忌,处理上可能最后出错,人工处理有时候有漏洞,有出错的可能性。


他表示,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在设计上是为了人民币跨境支付、结算和清算设计的,这个系统也允许其他少数几种主流币种使用,但目前为止其他币种支付量很少,另外系统里也融入了通讯功能,但用得也不多。“这是现状,也不能指着它能干这件事或者那件事。”


“说实在的,如果我们金融的支付系统或支付通讯系统,滑入某种冷战格局,对大家来说都是会有损失的。”周小川说道。


来源 | 网络资料

编 | Black  审 | 林蛋壳


声明: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good-icon 0
favorite-icon 0
收藏
回复数量: 0
    暂无评论~~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