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详情

阑夕:有1600万人在富途上努力变富

阑夕 | 31 2021-09-15 02:31 0 0 0
文丨阑夕

中国股市的历史精彩纷呈,「关灯吃面」的故事一定位列其中。

2011年冬,重庆啤酒连续跌停,股价从80块钱掉到20块钱,有人在东方财富股吧里发了一个帖子,里面就一句话:「今天回到家,煮了点面吃,一边吃面一边哭,泪水滴落在碗里,没有开灯。」

这张帖子后来被顶在首页好几个月都沉不下去,满纸辛酸泪,皆付笑谈中,市面上后来还专门出版过一本就叫「关灯吃面」的书,特别声明只谈亏损,要在熊市保持冷静。

据说「黑天鹅」之父塔勒布在中国股民群体里的声望特别高,尤其是他所提出的「反脆弱」理论,根据「吃啥补啥」的原则,脆大概也是炒股这种行为里最为常见的情绪反馈之一。

这涉及到一个基础但本质的矛盾:股民们想要通过持有被低估的公司发家致富,却又无时不刻的害怕自己成为韭菜被割,于是,好端端的价值投资,被演绎成了投机和诈骗孰能技高一筹的战斗,股民和大盘,最后没有一个是赢家。

倒是投资者社区这种产品,见证了太多的悲欢荣辱,也改写了中国券商的所谓互联网基因。

富途的创始人李华曾是腾讯的第十八号员工,腾讯2004年在港股上市,也把手握不菲股权的早期员工们带入了炒股的世界,李华说他当时在港股交易软件上操作买卖时特别痛苦,因为从界面设计到产品逻辑都很难用,尤其会让互联网从业者无法忍受。

不过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不被视作是一个缺点,因为金融产品的易用性差,反而能够让大多数用户感觉到安全,这是一种行为心理学的应用场景。
 
比如很多银行类App在用户提交转账请求时,尽管资金在毫秒级的时间里就已经被划过去了,但在前端依然会向用户呈现一个持续几秒钟的进度条,因为过快的划帐会让用户产生不安全感,所以故意拖慢响应速度,让用户直观的感知到那笔钱是在被层层处理。

事实证明,教育市场这件事情,还是需要建立在用户群体的整体迭代之上,当新一代的年轻股民占比与日俱增,产品的好用与否便开始成为核心竞争力,而富途、雪球(雪盈)、老虎等第三代券商的崛起,也发生在这个阶段。


相比转身偏慢的传统券商,互联网券商充分利用了那扇稍纵即逝的时间窗口,雪球的前身i美股是2010年成立的,李华从腾讯出来做了富途,是在2011年,排在最后的老虎证券,同样早在2014年就办好了牌照,这几家公司的创始人,也都是互联网公司的产品或技术岗出身。

这是一扇移动互联网的序幕正在徐徐拉开的窗口,如果说电脑端的展示尺寸和键鼠操作尚且能够支持复杂的交互操作,手机屏幕上则再也容不下那种密密麻麻得让人眼花缭乱的布局,提前卡住位置的产品,必然获得预期以内的回报。

另一方面,互联网行业又有着这么一句话:「产品的竞争,早期靠技术,中期靠资源,长期靠运营。」更通俗的说,创新是依赖周期的,周期不在的时候,就要凭「卷」的本事了。

在合伙从传统券商那里「虎口夺食」之后,同质化的问题也逐渐浮现在新生代玩家的面前,大家都雇佣了顶尖的产品经理,也都实现了从牌照申领到结算系统的亲力亲为,那么最后的差别会在哪里呢?只是体现在不同的佣金费率及其套餐层面吗?

答案又回到了可能是互联网最原始的产品形态——社区——上来。

李华最开始要在富途里切一个社区专门运营的时候,内部提出反对的声音不在少数,因为很多员工都是从腾讯跟着他一起出来的,对社交市场实在是太熟了,大家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真实需求,炒股是一种效率导向的行为,富途的变现路径也是从实际交易里去抽佣,把人留在产品里海阔天空的侃大山,既看不到任何好处,搞不好还会分散专注力。

最后,李华还是力排众议的上线了名为「牛牛圈」的社区功能,时至今日,「牛牛圈」的DAU(日活跃用户)接近百万量级,每天有超过20万条帖子发出,并极高的拉升了富途App的NPS(净推荐值)。

和雪球、老虎这些同行相比,富途的社区文化更加草根,这种风格取决于富途对于实盘分享的固执,就是用户之间可以一言不合就晒单,直接一键生成自己在富途里的收益图谱,以此来为发言背书。


显然,这是和「大V化」或是「网红化」大相径庭的思路选择,李华自己平均每天都会在「牛牛圈」里被用户@上百次教他怎么做产品,而他也会@负责相关业务的同事跟进,这种话语权的普惠架构,被富途视为社区产品的成功原因之一。


美国城市学家简·雅各布斯是摩天大楼计划的坚定反对者,纽约的中央花园就是受她影响而诞生出来的经典设计,这位备受敬仰的老太太始终认为,城市应当围绕社区建立,而不是反过来让社区迁就城市的规划。


雅各布斯认为,「邻里相望」是社区自治系统的关键,不要用围墙把社区分成三六九等,而是始终保持着门户面对着街道,让开放性的邻里关系筑成无时不在的注视网络,社区的安全性也就得到了保障。

数字社区同样依赖这种「邻里相望」的能力,在富途看来,投资作为一个重决策行为,它会涉及到大量信息的吞吐,而社区虽然不能告诉你买什么股票才对,但它可以提供一群和你同样焦虑的人,当焦虑汇聚在一起,反而可以得到一种平静——也许吧。

富途运营社区的下沉理念——或者说「去媒体化」——在一定程度上也带来了弊端,比如有很多评价认为相比其他几家果断扶持头部用户的社区来说,富途的「牛牛圈」会显得比较「水」,寻找干货的效率不高。

这也属于UGC和PGC的形态互斥,前者对所有的内容生产一视同仁,却也要承担内容品质服从均值回归的代价,后者讲喇叭分配给更具影响力的声音,则又势不可挡的挤压了普通人的出镜率。

克制媒体化是很多社交产品难以迈过去的一道坎,原因一目了然:媒体是天然带量的,尤其是追热点,可以在短时间内收获极大的外部访问,数据的提升也会相当好看。

但是媒体化势必牺牲普通用户的发言欲望,并让社区沦为只看不聊的资讯站,除了众星拱月的捧出未必忠诚的意见领袖之外,交流的功能也会进一步丧失,这大概不是富途希望看到的未来。

早些时候,富途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李镭在一场分享里说,他们确实意识到「精」和「多」在社区产品里是无法共存的,所以「牛牛圈」采取的是运营双轨制:对所有用户敞开怀抱,同时向高质量的用户提供封闭的小圈子——比如群聊,是的,富途还为社区配备了IM功能——让他们可以脱水交流。

注意,这场分享的活动主题,是所谓私域流量的玩法探讨,而私域流量,通常站在内容平台的对立面,是和平台抢蛋糕的做法,就像微信每年封禁的群控软件尸横遍野,就是源于官方和微商之间对于游戏规则制定权的抢夺结果。
 
然而富途作为平台方「公然」为私域流量站台,多少有些画风清奇的意思,只能说只有真正不以社区为盈利模式的公司才能如此接受乃至鼓励用户把社区当作私域来玩耍,平台完全没有与其争利的动机。
 
李镭说富途不是没有试过通过导入大V来增加人气,让他们把其他地方几十万阅读量的稿子也贴到牛牛圈里,却很难得到与之般配的追捧,富途的用户既不对人家的名声感到敬畏,也不认同这种内容适合在社区里聊起来,结果最后大家都有些尴尬。

相反,能够融入牛牛圈氛围的,都是保留着交换看法这个能力——而非过来扔下一篇稿件就跑——的用户,他们的任何表达都不必担心被贴上比如「缺少干货」、「浪费时间」这样的反馈,因为比起内容消费,情感的共鸣才更重要,而社区解决的也是投资路上难以绕过的无知、无助和无聊。

想看热点看干货看大佬,出门左拐资讯区不香吗?
 
社区的神奇之处也在于此,它是有着演化特性的,就像布鲁克林和曼哈顿岛哪怕仅有一桥之隔,两地的社区文化就已经天差地别,从种子用户开始,富途的社区就不是仰望式的结构,与其强行改变生态,不如顺其自然,让用户自然筛选出他们想要的环境。
 
所以「牛牛圈」的运营也就变得佛系起来,官方会策划很多话题,为用户提供讨论的入口和谈资,但绝不会主动的刺激用户发帖,而当用户想要成群结队的深聊下去,「牛牛圈」又提供了群聊支持,让他们自个儿勾搭去。

佛系的背后是两种运营风格的取舍——用户需要的,和效果更好的——富途选择了前者,选择更少的使用外力介入,很有无为而治的感觉,然后「牛牛圈」的流量一天比一天好看。

如果细看牛牛圈的话题区和直播版,又能发现富途并没有放弃内力上的动作,「带节奏」的动作不断,服务存量用户并让他们玩得开心,这是所有成功社区的标尺。


截止到目前,富途拥有1600万注册用户,他们并非都是「牛牛圈」的常客,不过流向日益显著,一个同时具有高包容度和低准入制的社区,对于用户置放情感的价值很大。
 
因为对于大多数敏感而又脆弱的中国股民而言,投资依然是一片浑浊而危机四伏的沼泽,随时都有可能被风险吞噬,而找到同类并形成集体,可以帮助他们建立共有的心理防御机制,守望相扶,一起发财。
 
就像所有成功的社区都会拥有自己的「黑话」文化,你可以在「牛牛圈」里看到富途的用户们把股价持续走低的公司称作「跳水皇后」,嘲讽大盘回调出现抄底机会是在「倒车接人」,对于上市公司喜欢在下午时分发布可能会对股价造成重大影响的新闻的做法,拜为「三点的神秘力量」,这些「黑话」就和「谢邀」之于知乎、「一键三连」之于B站一样,成为了富途用户之间可以一眼识别自己人的隐蔽密码。
 
只有曾经沧海难为水,才会除却巫山不是云。

除了散户和机构之外,富途还连接了超过600家上市公司,它们也开通专门的企业账号,在牛牛圈里发帖回帖。


这是富途的野心一面,因为金融市场的参与者从来就不只有投资者,作为被交易对象的上市公司,甚至包括交易所这样的官方组织,都构成了这个生态的一部分,而社区的繁荣与否,也取决于用户能否在里面一站式的连接各个角色,它们之间的彼此需要,同样有机会降低信息摩擦成本。

「有XX,就够了」,在前面填上自己的名字,这是一切垂直应用都梦寐以求的终点。
 
1984年——这也是改革开放的标志年份——中国人民银行的一批年轻研究生,凑在一起写了一份「中国金融改革战略探讨」的报告,呈到正在合肥举办的第二届金融年会上引起轰动,也奠定了中国建立资本证券市场的先声。
 
后来,深圳特区证券公司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券商,营业部的设立和粮站差不多,没有电脑,只有一块黑板,上面用粉笔写着当天要交易的股票行情,员工接待前来买卖的顾客之后,再用粉笔去黑板上添加交易记录。
 
三十多年过去了,曾经的大胆和稚嫩都化作时代的眼泪,而中国的股民已经能够足不出户的参与全球资产交易,股市的凶险虽然依旧如常,但对财富的合法追求,也不再让人胆战心惊。
 
无论是在「牛牛圈」里嬉笑怒骂的牛友们,还是富途这样搭台唱戏的公司,都接受了时代的馈赠,也不负自身的选择,理解财富,运用财富,回馈财富,把这样的交流和教育一直进行下去,是商业最有温情的一件附加品。
good-icon 0
favorite-icon 0
收藏
回复数量: 0
    暂无评论~~
    Ctrl+Enter